合法與非法加密貨幣: 朝鮮與韓國的對比

 

韓國和朝鮮被2.5英里寬的國界線分開,而兩國卻擁有完全不同的景象,至少在加密貨幣領域是這樣的。過去幾年,韓國已成為全球主要的加密交易中心之一,BTC-KRW(韓元)市場是全球第四大的法幣交易市場。相比之下,儘管朝鮮政府一直在參與比特幣挖礦和加密貨幣黑客攻擊,以獲得額外收入,但大部分朝鮮人民對加密貨幣卻幾乎一無所知

下文將會分析,這種明顯的分歧是兩國不同大環境的產物。韓國是全球第11大經濟體,並在全球創新國家指數名列前茅。而朝鮮是全球最貧窮的國家之一,估計GDP約為400億美元。而該國由一個極權主義的一黨政府執政,使私人企業完全沒有存在的可能,而該國還受到一系列國際制裁

有趣的是,正是這種獨裁、制裁和貧困的結合,導致朝鮮政府將加密貨幣作為一種自我支持和逐利的手段。正如發達國家的個人有時使用加密貨幣來規避國家法律一樣,如朝鮮這樣孤立的、法律體系不健全的國家也用它來規避國際法律。

韓國

Country snapshot (South Korea)

韓國與加密貨幣的關係很大程度上可以媲美其它富裕的發達國家。加密貨幣在這一東亞國家的交易者和普通大眾中普及程度也很高,BithumbCoinplug等加密貨幣交易所自2013年起相繼成立。

作為該市場在韓國迅速發展的體現,CryptoCompare曾於2014年12月10日對Bithumb等韓國交易所24小時BTC交易量進行了記錄,結果僅為5.33個比特幣。相比之下,2018年1月5日,24小時內交易量達到了32395個BTC。換句話說,韓國的加密貨幣市場非常健康,於2017年底發布的一項調查顯示,高達31%的韓國雇員表示自己進行了加密貨幣投資。

而韓國加密貨幣交易所的強勢地位也證實了這一點。CoinMarketCap的數據顯示,Bithumb是全球第二大的比特幣市場,僅次於幣安(Binance),按24小時交易量排名全球第五。此外,Upbit、Coinone、Korbit 和GOPAX幾家交易所按日交易量分別排名全球第7、第48、第59和第76位。

而據今年年初Bithumb的匿名消息人士向Quartz透露稱,這些交易所擁有持續增長的辦法和資源:

“這些交易所資金超級充足,可以購買最新最好的東西。他們可以隨意購買任何服務器。一台價值 40000- 50000美元的服務器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由於經濟和文化方面的原因,韓國人幾乎有些痴迷加密貨幣,據報道,不論任何時間段,在Bithumb交易的用戶都能多達10萬名。“無數韓國人每一分鐘都在不斷地進行交易”,該匿名人士談到,正因為有Bithumb這樣的交易所,韓國人的熱情得到釋放,而反過來交易所也很熱愛交易者們,“交易所多少還是比較幸運,但也知道如何在這方面投入資金。“

打擊

雖然韓國是世界上最具創新性的國家之一,這也無疑早就該行業今天的高度,但最近交易者和加密貨幣交易所的日子越來越不好過了。從2017年9月開始,韓國政府開始嚴厲打擊加密貨幣領域的各個方面,首先中槍的便是ICO:該國金融監管機構——金融服務委員會(FSC)宣布,通過出售虛擬貨幣進行籌資是非法的,這也緊跟了中國的腳步,中國在當月初全面禁止ICO。

FSC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將禁止“所有形式的ICO,無論使用何種技術或何種名稱。”副主席Kim Yong-beom對此舉進行了解釋:

“這種情況下,資金被大量投到非生產性的、投機性的方向。”

在公告發布之後的幾個月里,加密貨幣情況惡化。報告顯示,政府也在計劃禁止加密貨幣交易所,理由是加密貨幣交易存在“欺騙性”。幸運的是,韓國總統文在寅迅速採取行動平息了這些報道,並在1月份表示將不會禁止加密貨幣交易。不過,就算有他的干預,政府也還是按原計劃對匿名交易進行了禁止,以及韓國交易所於1月30日起實施反洗錢(AML)措施。

自那時起,許多其他國家政府也在收緊監管政策,但他們通常也在進一步推動加密行業合法化,從而使加密貨幣更加用戶友好化,更受歡迎。

4月,公平貿易委員會(FTC)命令12家韓國交易所更新其合約,以便為客戶提供更多保護。一個月後,FSC加入一項由金融監管局(FSS)發起的調查,對多家交易所及其反洗錢(AML)法合規程度進行檢查。雖然表面上看,這似乎是對交易所的利空,但FSC和FSS的領導人最近都對加密貨幣和區塊鏈進行積極表態。Yoon Suk-heun表示“關於加密貨幣,是有積極面的”。Yoon Suk-heun在5月被任命為新的FSS主管,其也透露計劃放鬆韓國加密貨幣監管。

監管放寬

事實上,有一種政治意願是不僅放寬韓國的監管,還要支持區塊鏈和加密貨幣行業的發展。 5月,一些韓國立法者計劃挑戰政府對ICO的禁令,該國議會提出了一項法案,要求將符合特定標準的ICO合法化,如由公共組織和研究組織運作的ICO。該法案出台後,政府宣布可能取消對ICO的禁令,但到目前為止,還未成現實。

不過,5月底以來,韓國加密貨幣行業出現眾多利好消息。6月,政府結束了對Bithumb的調查,未發現該交易所存在任何不當行為。本月晚,FSC提議制定更嚴格的反洗錢法規,而科學部(Ministry of Science)則透露,其將為各種區塊鏈項目的開發籌集2億多美元的資金。

在政府劇情多多的情況下,儘管2017年12月至來年1月的狂熱有所褪去,但加密貨幣在韓國仍然非常受歡迎。CryptoCompare的數據顯示,今年6月1日每月KRW-BTC的交易量為807億韓元(約合7150萬美元),6月10日和7月24日的交易量出現間歇性上漲,當月交易量為1217億韓元(約合1.087億美元)和1445億韓元(約合1.299億美元)。與此同時,相關消息(如韓國加密貨幣投資基金Hashed的首席執行官),多達50%的韓國專業人士正在投資加密貨幣。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和幾年裡,大環境可能仍然有利於加密貨幣。7月初,一項有關加密貨幣、ICO和區塊鏈技術的法案被公布,旨在為專業和臨時投資者提供更加合法、安全的加密貨幣基礎設施。同時,私營集團和機構也在努力提升韓國境內加密貨幣的地位,韓國信息通信技術金融融合協會(Korea ICT Financial Convergence Association )於6月披露一份計劃,擬建立像瑞士“加密貨幣之谷”一樣的中心。該協會主席Oh Jung-geun表示:

“我們應該像瑞士的加密貨幣之谷一樣,把更多精力放在加密貨幣行業上。”

雖然釜山的企業中心還沒有建成,但這一消息可能是迄今為止對韓國投資者和企業家來說最大的一劑強心針,人們也有理由相信政府現在正在培育加密貨幣行業,而不是一味地進行限制。

朝鮮

Country snapshot (North Korea)

與韓國的創業氛圍、強大的創新和研發傳統以及技術精湛的人口相比,朝鮮的加密貨幣環境可能是地球上最差的。朝鮮不僅是一個壓制性的一黨制國家,其經濟主要是國有化的,而互聯網的滲透率都相當的低。根據網絡安全公司Trend Micro的數據顯示,朝鮮全國僅有1024 個IP地址,相比之下,韓國有1.123億個,美國為16億個,全球共43億個。

簡而言之,朝鮮沒有多少人可以訪問互聯網,使用加密貨幣的人群規模是上不去的。因此,衡量朝鮮的交易量並與韓國進行比較是沒什麼意義的,因為朝鮮不存在加密貨幣交易,至少一般人是不會參與的。而且,政府還沒有宣布任何針對加密貨幣交易的政策或立法,因為當這種活動根本不存在,沒有必要進行立法。

黑客攻擊

雖然大多數朝鮮人沒有加密貨幣的相關經驗或知識,但不代表朝鮮政府和國家的技術型研究機構也是如此。自去年以來,這一共產主義國家的官員進行了一系列高調的黑客攻擊行為,旨在竊取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此外,該國政府還開始挖掘加密貨幣,表明其對比特幣、門羅幣和其他數字貨幣能帶來的收入還是垂涎三尺的。

事實上,自2006年以來,聯合國安理會(UNSC)對朝鮮實施了九項制裁,而美國、韓國、日本澳大利亞歐盟也前前後後增加了自己的禁令。據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稱,這些措施開始對朝鮮造成一定打擊,僅2017年9月的聯合國安理會制裁就可能減少朝鮮國內生產總值約13億美元。對於一個GDP為400億美元的國家來說,還是有些傷不起的。

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朝鮮開始關注加密貨幣,從2017年5月開始通過WannaCry勒索軟件進行攻擊。黑客針對一個影響Windows XP和Windows Server 2003(微軟已不再支持這一系統,因此沒有收到重要的March更新)漏洞,用來攻擊150多個國家的大約30萬台計算機,包括聯邦快遞、西班牙電信、本田、蒙特利爾大學和英國國家健康服務等大型公司和組織的設備。感染的計算機的所有者被勒索價值300美元(如果他們在三天內付款)或600美元(如果他們在七天內支付)的比特幣,並且跟蹤與該攻擊相關錢包的一個Twitter機器人顯示,黑客僅僅賺了142000美元左右,2017年8月3日通過六次取款從原始錢包中被提出。

然而,這只是朝鮮進軍加密貨幣的開端,而該國被是2017年7月發生的Bithumb攻擊的幕後黑手,因個人數據泄露,黑客竊取了超過100萬美元的比特幣。韓國官員還指責其策劃了2017年12月的YouBit黑客攻擊,該交易所損失了17%的資產,並被迫關閉。暫無說法表面其是否也應該對2017年4月的Youbit(近4000個比特幣被盜)攻擊負責,但鑑於Youbit在第二次攻擊後不得不宣布破產,很明顯他們在後一次攻擊中偷走的BTC數量之龐大。

McAfee首席科學家Christiaan Beek向Cointelegraph表示,他確認朝鮮的攻擊通常命中率很高,儘管沒有作出詳細說明:

“攻擊是成功的。例如,針對Bithumb的攻擊致其損失價值高達700萬美元(以當時加密貨幣價格計算)。黑客冒充公共機構進行網絡釣魚活動,試圖引誘受害者打開附件。這些攻擊的範圍從使用移動惡意軟件到對Hangul Word Processor(韓國政府普遍使用的韓語文字處理器)的全新攻擊。這些攻擊看起來並不複雜,但仍然展示了一系列先進技能。“

其他網絡安全專家對朝鮮加密黑客攻擊的成功程度進行了更加複雜的評價。FireEye的高級分析師Fred Plan向Cointelegraph表示,在某些情況下,攻擊的主要目標甚至可能不是竊取加密貨幣:

“我們沒有足夠的資料來衡量這些攻擊到底有多成功。當黑客攻擊加密貨幣相關服務時,也許其並不是垂涎加密貨幣錢包或者加密貨幣本身,而是試圖鎖定其它金融目標或賬戶/信息,可能有更進一步的操作,但其實是跟加密貨幣沒關係的(加密貨幣僅作為‘誘餌’)。我們已經看到加密貨幣攻擊的兩種形式:使用例如‘最新加密貨幣新聞‘ ‘以及‘投資建議’等誘餌,坐等傳統金融機構上鈎,或者相反,例如傳統金融機構以 ‘稅收報告建議’ 和虛假建立為誘餌,引誘加密貨幣相關企業。”

無論其主要動機如何,此類事件肯定不是孤立的。 2017年9月,FireEye發布了一份報告,報告的結論為,朝鮮黑客經常試圖攻擊韓國的加密貨幣交易所,並從用戶那裡竊取比特幣和以太坊。除了5月左右開始定期進行黑客活動之外,該報告還指出,攻擊者主要使用網絡釣魚技術,使用欺詐性電子郵件引誘目標交易所的員工下載可能感染計算機的惡意軟件。2017年11月,韓國互聯網與安全局(KISA)發布了類似的報告,報告顯示2017年惡意軟件攻擊增加了370%,2017年1月至9月期間針對韓國的勒索軟件攻擊高達5366次。

一名KISA官員表示:”黑客們正在大面積地散播惡意軟件,不僅僅為了獲取比特幣,也為了直接攻擊其他互聯網網站。這樣的攻擊仍會持續。”

國際網絡安全專家對這一看法表示贊同,Crowdstrike首席執行官George Kurtz在12月CNBC表示,朝鮮正在發起的攻擊一方面是為了獲取加密貨幣,另一方面是為了通過數字戰爭破壞韓國穩定,從而尋求額外資金。

“我不得不承認此舉顯示了朝鮮在網絡方面的能力… […] 許多公司應該注意了,特別是那些使用比特幣和加密貨幣的公司。”

對於大多數調查黑客攻擊的網絡安全公司而言,朝鮮的主要動機之一是其希望獲得額外收入,因為共產黨政權首當其衝受到國際制裁的衝擊,而考慮到比特幣在2017年底價格接近19000美元,很難不心動。McAfee的Christiaan Beek向Cointelegraph表示:

“我認為,這些攻擊就是為了尋找額外的收入。自2014年來就出現了針對金融機構的攻擊。而2017年以來,加密貨幣大幅增值,我們可以發現朝鮮不僅僅是對金融機構感興趣,也把目光投向了加密貨幣相關企業。”

目標轉向土耳其

最近的事態發展支持了這一論斷,表明朝鮮不再把精力放在大多數韓國交易所上。今年三月,McAfee發布了關於土耳其金融業遭到攻擊的報告,並將矛頭指向為韓國政府效力網絡犯罪分子,土耳其銀行和金融機構都收到了釣魚郵件,儘管犯罪分子並未成功竊取任何資金。

8月,韓國發展銀行(KDB)在一份報告中聲稱,朝鮮曾試圖在2017年5月至7月期間“小規模”挖掘比特幣,儘管這一為期三個月的嘗試證明挖礦性價比並不高。不過在9月,來自華盛頓的金融情報專家(通過《亞洲時報》)報告顯示,朝鮮“越來越多地”在使用加密貨幣來避免國際制裁。報告特別指出,其通過非法手段(即通過黑客攻擊)獲取加密貨幣,然後通過使用一些不同的賬戶、交易所和加密貨幣來賣出獲取的加密貨幣,從而將不義之財轉換為法幣,沒人能夠直接跟蹤它們的來龍去脈。

國際社會到底是否可以確認朝鮮政府是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呢?Beek表示證據確鑿:

“當我們探討 ‘成因 ’時,是要看前因後果的。從技術角度來看,人們總會關注技術指標,但其實指標也不一定完全就對,這一點是要牢記在心的。我們的團隊研究了犯罪手法,也就是所謂的TTP (技術、手段和過程 tactics, techniques and procedures),加上對惡意軟件/工具的技術分析以及地緣政治分析。此外,重要的是我們應該問幾個問題,誰能從攻擊中獲益,其在政治地緣舞台上的地位如何,這是一次典型的網絡犯罪活動還是其它情況等等。”

Fred Plan表示同意,並向Cointelegraph表示,攻擊者在各種方面都表現出與朝鮮政府的關聯:

“如TEMP.Hermit (也稱Lazarus)這樣的組織, 其攻擊目標不斷與朝鮮的國家利益相吻合–例如,針對韓國和美國國防和政府部門的釣魚軟件攻擊。隨着地緣政治局勢的變化,這些目標也在轉變,最近一次轉變是在針對朝鮮政府的制裁和金融限制力度加大後出現的。我們認為這使得朝鮮政府更需要資金,從而產生了針對銀行和加密貨幣的網絡攻擊。 ”

Plan解釋道,因為朝鮮只有1024個IP地址,很明顯,這種惡意攻擊一定是政府才有能力做到。“上述組織也與使用朝鮮互聯網基礎設施有些聯繫”。

“由於朝鮮對該國通信和網絡是嚴格管控的,因此一般人在政府不知道的情況下使用朝鮮的基礎設施是幾乎不可能的。較有可能的情況是,朝鮮政府允許,甚至命令某些組織使用它們 (就像軍事網絡單位一樣 )。這表明,與朝鮮有關的激進活動都是國家行為。”

到目前為止大多數關於朝鮮黑客攻擊的報告也進一步強化了這一觀點,這些報告通常將Lazarus/ TEMP.Hermit黑客組織視為攻擊的主要發起者。此外,其他研究表明,某些門羅幣惡意挖礦軟件將許多加密貨幣發送到國辦的朝鮮大學。

南韓與北朝鮮

朝鮮和韓國在加密貨幣上的不同經歷,給出了一個信號,加密貨幣的繁榮發展需要一個善於培育的、支持的環境。加密貨幣的發展需要有一定自由的人群來支持,例如從足夠富裕程度和物質發展中獲得的自由,以及具有法定的、獨立行為的能力,至少在如國家和金融體系等某些特定領域能夠達到這一水平。

在這些自由受到嚴重限制的國家,任何加密貨幣都不太可能在普通人群中生根發芽。這正是朝鮮面臨的情況,而韓國的情況則完全相反,因為它已經具備了應用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所必需的基礎設施發展和政治自由水平。

正如朝鮮政府的活動顯示,這種分析在國際層面上是廣泛適用的:如果一個國家具備加密貨幣用途,並處於被全球孤立的地位(那些不遵守國際外交法律的或相對被邊緣化的國家),其很可能轉向加密貨幣, 委內瑞拉俄羅斯土耳其伊朗就足夠說明問題。

朝鮮可以說是轉向加密貨幣的國家中一個特別極端的例子,這源於其局勢的極端性質。朝鮮無法像委內瑞拉一樣發行國家支持的、以石油背書的委內瑞拉Petro,因為朝鮮人民無法使用類似的加密貨幣,因此只能轉向非法用途。只要該國繼續處於危險的經濟和政治狀態,只要有未受監管的交易所願意接受這些非法加密貨幣,這種情況就會繼續下去。

來源 : Cointelegraph.com

Telegram : https://t.me/blockchainsdaily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